Case 证件盖章
  • 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证件盖章 > 我每晚都要做梦并不是喜欢实在是无法控制

    《我每晚都要做梦并不是喜欢实在是无法控制》

    时间:2017-06-02 11:30
     
    那夜,我梦到老家院墙旁边的槐树开花了,一串串粉白粉白的花,开得像一团棉花,我就那么仰脸看着、看着,然后咧嘴无
     
    声的笑了。
    其实,老家那个院子早已经改弦易主了。自从八十年代末,我家农转非搬离那个院子,那个老宅人去屋空,两间小瓦房愈嫌
     
    单薄,满院子的树直挺挺的的往上长,整个院子逼仄了许多。记得我哥结婚那年,为了凑足婚礼钱,3000元卖了老宅,从此
     
    老家没有了我们立锥之地;从此老院便经常光顾我的梦。
    离开那么久那么久了,我绞尽脑汁的回想,老院是否有一棵杨槐树?始终没有答案,或许那是我潜意识中的期望。(后来我
     
    问过我妈,老院有洋槐树吗?我妈说有一棵,是我弟种的,我们搬走时刚会开花)
    都说五月槐花香,春夏交替时节正是槐花飘香的时候。院子里,小路旁,沟崖上,一向默不作声的杨槐树此时成了焦点人物
     
    ,一嘟噜一串的槐花花苞先是裹着绿色的外衣,像一个个羞答答的小蚕豆,似乎一夜之间,那些小蚕豆脱去了青涩的外衣,
     
    张开粉白的翅膀,扑棱棱的想要展翅高飞,于是那清清的,甜甜的香味便在这一张翅一扇翅中流泻出来,弥漫了整个乡村。
    我清楚记得老院前面的人家有一棵粗大的槐树,很高,花开的很密,一树的白花生生把绿叶压了下去。每次花开,我就很羡
     
    慕那些会爬树的孩子,他们赤脚抱紧树,猴子一样嗖、嗖、嗖几下就蹿上去了,然后坐在树杈上,捋一大把的槐花往嘴里填
     
    ,腮帮子鼓的老高,含糊不清的说着真甜真甜。我就生气,因为我是个文静的小姑娘,我只有眼巴巴看着他们粘花惹草。等
     
    他们吃够了鬼摆够了,会掰几枝槐花往下扔,口里说着:快,快,接住了,接住了。等我手忙脚乱跑过去,张开胳膊接时,
     
    那槐枝已轻飘飘的落在地上,我顾不得矜持赶忙从地上拾起槐枝,迫不及待的捋一把槐花塞嘴里,清清淡淡的甜便充满了整
     
    个口腔,细细嚼了咽下去,后味有浅浅的涩,这样吃过几把槐花就学刁了,只吃花心,就像蜜蜂采蜜一般,把嘴凑近花心,
     
    吮吸花蕊
    Copyright 海宁米潇洒翻译中心.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地址:海宁市蓝景山区纸御国际8号楼六层
    国内热线:400-1234-12348 I 1234-1324877 
    传真:+86 1234-1234 6844
    邮编:12348
    瑞思坦官方二维码
    瑞思坦手机网站
    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