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se 行业领域

    《记得我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》

    时间:2017-06-02 11:38
      教我们的数学老师是从外地调过来了的,在教我们几个月情况稳定后,便把搬家的事提
     
    上议程。据说老师教高中的时候,有一段师生恋,并修成正果,老师和前妻最小的孩子,随着老师转到了我们学校,跟我们
     
    同届。
           在农村,孩子大多上学晚,那时班里大一点的男同学十三四岁,个子已长成。在一个星期六的中午,几个男同学把自
     
    家的架子车拉到学校,开始准备给老师搬家。老师的家离我们有几十里路,中间要经过几个村子。
         下午放学,几个女同学商量着去接接搬家的队伍 ,至少可以搭把手出一点力。(那个时期的学生,和老师的关系比较
     
    亲近,思想也很进步,助人为乐蔚然成风)有人鼓动,去者数人。我在女同学当中最小,别人认得路,我就跟着瞎跑。天擦
     
    黑的时候,还没有迎到搬家归来的人们。同学当中有人泄气,两三个转头回了,我和另外两个女生继续朝老师居住的那个村
     
    子赶。
          那是冬天,刚下过雪,有的地方还没化,又结着冰,天黑路滑,不太好走,紧赶慢赶终于在晚上八九点走到了老师的
     
    家。
          老师的家就在一个小山坡下 ,相当偏僻。我们赶到时,他们正在吃晚饭,老师特惊讶,赶紧给我们盛饭。师母表情淡
     
    淡的,(师母很瘦,三十来多,梳着一条长辫子,很普通的长相。后来接触发现,师母走路时偶尔会冷不防的站那不动,然
     
    后自言自语。现在想来,师母是有一些抑郁症的表现,一场师生恋想必付出了惨烈的代价)那天吃的饭里很多沙子,有些难
     
    以下咽。 
          没过一会,我们当时的班主任骑着一辆破28车子匆匆赶来,看到我们几个女生都在才长长舒了口气 。原来有家长找到
     
    学校,班主任打听到我们的消息后,怕我们走迷路,这才慌里慌张星夜赶来。
          在老师说话的间隙,我们几个男女同学一起爬上了老师门前的小山坡。山很秃,又是晚上视野不清,应该不是观景。
     
    上山时,男女同学一反常规的拉着手往上爬。那时还比较保守,拉手,也算一件兴奋刺激的事情,所以到现在记忆深刻,只
     
    是忽略了一切的细节,忘了牵谁的手。
          等屋里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搬到几个架子车上,搬家队伍便连夜启程了。老师和几个壮实的男生拉车把,剩下的人在车
     
    子两侧往前推。雪多路滑,我们一路走的很慢。
          天越来越晚,渐渐地两腿酸困,瞌睡虫不失时机的侵袭,整个人都有点迷糊了。细心的班主任察觉到我们女生疲惫的
     
    神态,安排另外两个女生掏腿蹬自行车,我个小,让我直接坐到了架子车上。
          后半夜,明晃晃的月亮殷勤地为我们探路,银白色的月光映着远处雪白的原野,天清澈明亮,没有风,一切都那么静
     
    谧美好。我想,最美的还是我的心情,坐在高高的行李车上,所有的人声、车轮声自行隐去,只有我端坐如初。记忆凝固在
     
    此刻,仿佛灰姑娘坐在了南瓜马车上,向梦想开始的地方驶去。
    Copyright 海宁米潇洒翻译中心.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地址:海宁市蓝景山区纸御国际8号楼六层
    国内热线:400-1234-12348 I 1234-1324877 
    传真:+86 1234-1234 6844
    邮编:12348
    瑞思坦官方二维码
    瑞思坦手机网站
    官方微信